广寒宫

宾客觥筹交错,说着各种各样的祝福话,嫦娥被扶到新房里,这是梦想的一刻。她渴望立刻见到后羿,俩人一起喝着交杯酒,然后说,五百年后,我们终究还是在一起。

暗念满身是伤的走在街上。他隐藏了仙术,在那些世人面前,手无缚鸡之力。天上的那轮月,散发着清冷的光辉,可在他看来确实那么令人依恋。他想起仙子用手抚摸自己的温暖,想起了为仙子捣药治病时温柔的一笑。可现在,统统不在了。暗念停下脚步,暗暗的在心里说,仙子,你要的,我都会帮你。

此次是私自下凡,暗念有些担心的劝她。因为玉帝决不允许有任何人欺骗他。断魂鞭不是所有人能够消受起的。

广寒宫。赵羿和晴芳在温柔乡里柔情蜜意,一人作诗,一人谱曲。窗外的桃花在风的吹动下飘飘洒洒,伴随着沁人心脾的幽香,落入屋中。

流娟抚摸着暗念,心中无法平静。五百年已经物是人非,自己的执着却无法断言是对还是错。

暗念没有任何的暗示推门而入,他面无表情看着晴芳和赵羿。顿时,他的怒火在心中翻腾。赵羿把晴芳护在身后慌乱的说“君子动口不动手,你,你,你想怎么样?”

赵羿并没有动容,他扯开嫦娥的手,低下头说“你脑子有病啊!”然后,径自离去。

广寒宫云雾飘渺,银装素裹,空气中的寒气凝结成白霜,然后落在没有枝叶的桂树上。

广寒宫。经母亲介绍,原来这贵妇人是当今丞相之妻,而那名少女则是丞相长女,流娟。

赵羿很清楚母亲的意思,她是丞相之女,如果她可以下嫁将军府,那是何等的荣耀。当今丞相握权不放,大家都心知肚明。

2

暗念脚刚踏进云仙阁,立刻被一群浓妆艳抹的女孩包围住。暗念面目改色推开那些胭脂俗粉,然后甩下一笔不菲的银票,说“今夜,我只要晴芳。”

广寒宫。暗念依偎在嫦娥的怀中,它的长耳似乎能听到嫦娥的平稳心跳声。“仙子陪暗念已经有五百年了。”暗念回答道。

赵羿一回到将军府,便看到一位贵妇人,还有一位十七八岁的少女与母亲谈笑。那位女子略施粉黛,举止端庄,有着难以亲近的清冷孤傲之感。赵羿望着那女子,细细回想,总有种似曾相识之感。

赵羿不知由理,听他说完目惊口呆喊到“来人,这疯子扫了我和晴芳的雅兴,给本少爷赶出去。”

文/娜娜

1

京城赵家是一大繁荣世家,少公子赵羿博览群书,满腹经纶,六岁便读书三百,谈论古今。在群儒之中闻名贯耳。其父赵真乃朝中武将,为国建业立下汗马功劳。

夜,静的可怕,云仙阁没有了白日的喧嚣,一片死气沉沉。暗念再次踏进云仙阁,戾气凌人。

“暗念,我来这有多少日子了?”嫦娥抚摸着怀中的玉兔。暗念,是嫦娥给玉兔起的名字。抛下人世情郎,独尝百年孤独,自己何尝不后悔,不思念那个挽弓射箭的英雄呢?

5

嫦娥走到窗前,看向人世间的繁华。五百年间目睹着你的生死轮回,这似乎与我并不相干,可为我免受太阳炙热而挽弓射日的温情又怎么会忘?

流娟放下身段甚至有些卑微的去找赵羿,为了取悦他,让父亲给他升官加爵,也会不惜为他洗衣做饭,赵羿说菜咸了,她没有任何怨言的重做,赵羿说累了,她会弯下腰为他捶腿,赵羿病了,她衣不解带的为他守夜。而所做的一切,终究是徒劳的。

广寒宫内,暗念满身是血的躺在冰床上,昏迷不醒。嫦娥握着他的手,逼出自己的灵力,注入暗念体内,以待他醒来,或者待自己灵力耗尽,一起沉睡。

玉帝下召,广寒宫嫦娥玉兔未经同意私自下凡,且玉兔在人间擅自使用法力,导致两人死亡。现依据律历,罚嫦娥永禁广寒宫,玉兔用半生修为抵俩个凡人的性命,同时受断魂鞭三鞭,以示惩罚。

流娟放下暗念,眼里流露出从未有过的坚定。她知道,如果不能与后羿在一起,那再活上五百年又有何意义。

房间里没有点灯,也没有任何的声音,嫦娥站在窗前,望着黑幕中那轮月,似乎是在广寒宫待久了,她的心竟是如此的寒。窗外的月流泻着清辉,而她却感觉那是无数只利箭,刺向自己的心。

嫦娥紧紧拽着后羿生怕一放开,他就会消失。嫦娥用尽一切去挽留,“真的不记得我了吗?我是嫦娥,你的妻子啊,是我不好,是我错了,当初,我不该抛下你一个人,自己吃下仙丹,求你原谅我,好不好。”嫦娥撕心裂肺的哭。

暗念永远记得嫦娥刚入住广寒宫的时候,她就像一个小孩子对周围一切充满了好奇。她欢笑,她雀跃,还有那个强有力的心跳声。而现在她对长生不老的满足感早已被孤独一点点侵蚀掉了。

嫦娥着一袭素纱,从宫阶缓步下来,每下一阶便会顿足。她双眉紧锁,有着理不清的愁绪,细嫩的脸上犹如千层冰封,毫无生气。

“公子,你怎么来了?今天可是你的大婚呀”,晴芳一脸诧异的看着赵羿,赵羿脱下红袍,搂过晴芳“来来来,今朝有酒今朝醉!”

“流娟,赵羿身份低微,与大小姐在一起门不当户不对,您这样三番两次来我寒舍,有辱大小姐名声,容易给人烙下话柄。还望大小姐能够自重,再者,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请大小姐撤回给我的升迁,在下实在承受不起。”

数十里红妆,马车从街头排到街尾,井然有序。路旁铺撒着数不清的花瓣,满城的树也系上了红绸带。嫦娥满是欣喜的坐在大红轿子里。

“不行,我真的不想娶流娟。”赵羿极力反抗着。那位年过半百的女人也是无奈的摇摇头,丞相称帝是什么样的后果,那是很清楚的“羿儿,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由不得你”。

4

云仙阁内歌舞升平,香烟缭绕,给人一种似真似幻的感觉。

3

嫦娥嗓子已经沙哑,眼泪已经流干,她蜷缩在角落里,还在不停的颤抖。像一个被遗弃的孩子,无助。

暗念推开门,看见嫦娥这副模样,心痛不已。他真的恨自己,什么都做不了,让仙子一次又一次的受到伤害,他蹲下身子,没有一句话,慢慢的抱住嫦娥。希望能给她一点点安慰。她的头贴着自己的胸口,自己感觉到了她的害怕与绝望,仙子,对不起,让你受到了伤害。

破晓时分,赵羿醉醺醺的进了房间。嫦娥通过仙术知道了新婚之夜赵羿的去向。她绝望的拽着后羿的衣袖,悲痛欲绝,几百年的思念到现在成了恨。

暗念幻化成人形,一袭白衣,眉目疏朗,他拿起长衫披在了嫦娥的肩上。“仙子,早点歇息吧。”

暗念没有伤害他们,怒气冲冲的说“后羿,你如今满嘴的仁义道德,却是这样对待你的结发妻子,已经五百年了,仙子当初是抛弃了你,可五百年的惩罚还不够吗?她只是简单的想和你破镜重圆,为为何你一而再再而三的为难她。”

本文由41668金沙发布于娜娜游戏网,转载请注明出处:广寒宫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