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斯卡赛车杀生车祸

纳斯卡赛车杀生车祸。1、

“昨晚10点,在大屯路隧道内,一辆红色法拉利跑车和一辆绿色兰博基尼跑车与隧道墙壁和道路护栏发生碰撞,兰博基尼车头被完全撞毁,车身朝东南方向架在隔离栏上,车旁还散落着一只黑色的高跟鞋。”

纳斯卡赛车杀生车祸。她匆匆瞥了一眼报纸上的新闻,顶着熬夜留下的黑眼圈,拎着包赶去工作。


2、

她并不是一个关注新闻的人,平日里也只是将每日头条一览而过,却不喜深究。她是漂泊在茫茫城市中奋力拼搏的一员,自小父母双亡,致使她生性淡薄,也不怎么合群,周边的一切仿佛都与她无关,对她而言,偌大的世界中每天都发生着大同小异的事情。她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与她工作相处了三四年的同事也说不清。说复杂吧,她是个彻底的工作狂,只有工作能让她死水般沉寂的眼眸泛起一丝丝涟漪;说简单吧,同事们又从未看清她藏匿于厚厚镜片后的第二种情绪。开始跟她这样的人相处还会觉得有些不自在,但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这一天,同事照常在午间休息时讨论八卦热点——

“啧啧,法拉利和兰博基尼相撞,这些富二代啊,指不定又要坑爹了。”

纳斯卡赛车杀生车祸。“别说,在大屯路隧道赛车的人还真多,这都是今年第几起了!”

“现场还有一只高跟鞋,我猜有可能是一场爱恨情仇!”

此时,她正从洗手间回来,瞥了一眼同事电脑桌面上的那张黑色高跟鞋配图,眼睛闪烁了一下,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拿起了手机,其他人并未察觉。


3、

2015年4月11日,周六,是夜北京电闪雷鸣,风雨交加,一辆卸了牌照的白色奥迪停靠在鸟巢附近的大屯路隧道出口,偶尔的一道闪电映出一张紧张急迫的脸——如果这时候那群同事在场,一定会十分震惊,他们从未见过她的脸上出现过如此多的表情。

还有一分钟,三十秒,十五秒,五,四,三,二,一!前方红色法拉利与绿色兰博基尼驶来,“滋啦”一声刺耳的刹车声,随之而来的是剧烈的碰撞,而车内安静的却像是被隔离了的另一个世界。


4、

“嘀嗒嘀嗒”的雨声打在车窗上,似乎在为其计时,突然“轰隆”一声巨响,22点21分!她双手紧紧的握住方向盘,胸口起伏不定,封闭的车里能清晰的听到她深深的喘气声,伴着车外的风雨声,重重地捶上她的心头。

忽而她的视线死死盯住远处快速驶来的一红一绿两个小点,彻底踩下油门,用尽平生最大的胆量支配着平生最快的极限速度,向着那一红一绿两辆车冲去。远处车灯乍现,紧接着是刺耳的刹车声,两辆车分别在离奥迪还有半米不到的距离时停下。她整张脸苍白的不正常,慢慢抬起头,眼中有不敢置信,更多的是庆幸。

22点24分,离案发时间还有6分钟。

她匆忙下车,跑向绿色兰博基尼,她笑得很疯狂,笑得跑步时东倒西歪。

“碰”的一声,她摔倒在地,左脚的高跟鞋也被甩了出去,可是她没有管,用力的爬起来,继续疯癫的冲向兰博基尼。

然后,之后她却是愣住了——车里没有她想要找的人!

一切好像都不对!

世界突然天旋地转,耳边嗡嗡嗡的响着两名车主的骂声,她却什么都听不清。

对了!时间!时间不对!莫非有所改变……

纳斯卡赛车杀生车祸。她好像想明白了什么,立刻就又冲回车中,车中刹车警报灯早已亮起,可她不在乎,快速离去。

此时22点27分,离案发还有3分钟。


纳斯卡赛车杀生车祸。5、

“喂,小悦,我是姐姐,你在哪儿呢!”没带手机,在最近的一处公共电话亭,她用不是很稳定的声音给她的妹妹打着电话。

“哦,是姐啊,你怎么用这个电话打给我,我正要去看《速度与激情7》的首映呢!你呢去,工作忙完了吗?”电话那头传来的清脆声音让她红了眼眶。

“你把你的具体位置告诉我,上午不是还吵着要我陪你一起去看吗!”

“呀!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姐你不是说今天晚上要忙工作吗,怎么突然就陪你妹妹我啦,真是受宠若惊啊!”小悦故意用搞怪的声音逗着她。

“工作哪有你重要!”她笑出了声来,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姐去接你。”

此时22点30分。


6、

三分钟前,另一边。

“刚刚那个疯女人在搞什么!”

“谁知道!穿着个高跟鞋就敢来开车!不过小于,你的车技不错!”

“你也是啊!说到这儿,我们好久没飙过车了吧!”

“要不来一场!”

“好!”

“碰——”

此时22点30分,案发时间。


7、

同事们应该从未见过她这副样子。当她接完电话后失魂落魄的跑出公司,甚至没有任何请假说明。

警局中她抱着妹妹已经冰凉的尸体痛哭,对,妹妹,一起相依为命、她最爱的亲人啊!

妹妹比她小四岁,就读于某所北京大学,学习美术。美术,对于相当一部分的家庭来说,根本无法承担得起,而当时的她们,就是这样的“相当一部分”。

妹妹很懂事,从不要求什么,可是作为姐姐,一个同时承担父亲母亲工作的姐姐,自然是想把一切能给的都给妹妹。

于是她拼命工作,努力为妹妹创造一个舒适的家庭环境。

经过几年的打拼沉浮,她做到了!而且做的越来越好了!可是面前却只有妹妹一具冰冷的尸体。

警察说,她死于车祸,目前凶手还在调查中。

车祸,那只黑色高跟鞋,那是妹妹的鞋,当时妹妹在XXX附近准备看电影。还记得妹妹当初在她面前娇娇地笑说道:“姐,我给我们买了'姐妹鞋',喏,你看,一样的,你一双我一双,以后我们一起出去的时候就穿它哦!”

她不知道是怎么走出警察局的,警察说,有进展了会通知她,她什么都不信。

昨天下了一晚上的雨,天空被冲刷得很干净,可她心中的乌云却密布得严严实实。


8、

在开车去接妹妹的路上,她从未笑得这么开心过。

记忆不由回到接到妹妹死讯那天,晴朗的天气,热闹的人群,她被淹没在熙熙攘攘的行人之中,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这座繁华的城市看不见她枯槁的灰色。

有人注意到了。

“你的妹妹并没有死。”

耳边依稀传来破铜般的声音,浑浊却有力的敲进她的心脏。

“你的妹妹并没有死。”再一次,让她不得不怀疑自己是不是疯了。

“你想要救你的妹妹吗?”

她如死水般沉寂的眼睛泛起波涛汹涌。

“我可以帮助你。”没有任何感情的声音有着莫名的说服力,促使她不受控制的抬头望向声音源。

那是一家二手车店,门口站着的便是声音的主人,一件黑袍从头到尾,看不见他的长相。奇怪的是,这样的穿着竟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

“进来吧。”明知很荒谬,可她的脚却抬了起来,跟着黑大袍走进了二手车店。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事情的?”很意外的,她没有任何害怕。

“我能救你的妹妹。”黑大袍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平淡地如是说道。

“你不是说我妹妹没死吗,那又怎么能救?”

“没死,昨天的她并没有死。”黑大袍这次回答了她的问题。

“你!”她胸口大大的起伏着,狠狠地瞪了黑大袍一眼,掉头就走。

“你不相信就不会跟我走进这里的。”破铜声音不急不缓的在她身后响起,仿佛是有魔力一般,如一条锁链,缠住了她正欲前行的双腿。

“回到昨天,救回你妹妹。”黑大袍继续用他嘶哑的声音抛出美妙的诱惑。

“有什么条件?”这次她并没有质疑他,她潜意识里相信他可以做到这件不可思议的荒诞事情,可她也明白,要帮她,需要条件。

黑大袍将她带到一辆白色的奥迪前,说:“开着这辆车去找你妹妹吧,在它还没有彻底坏了之前。”

“就这么简单?”

“并不简单,要用尽它的全部价值。”黑大袍说了她听不懂的一些话。

“不过要记住,昨天还有另外一个你,要是被人发现你的身份的话,会有麻烦的。”黑大袍好心的提醒道。

……

回忆到这里结束,也许随着她的到来,她妹妹的命运也改变了,思及此,她脸上展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小悦!”她看见了不远处在路边撑着伞等她的妹妹,于是高兴的放下车窗,对她挥手。

“姐姐!”妹妹激动地朝她的方向跑去,她微微一笑,正准备刹车,神色骤变。

眼看妹妹已站在了车的正前方,她慌忙地调转方向,可似乎已经失效,她拼尽全身力气朝她大喊“闪开”,而前方的妹妹听到的只是一声巨雷。

“碰——”只在一瞬间,她看着妹妹那断线般的身体撞到自己的车上,腾入半空,而后飞出数米之远落到在地上翻滚了几圈最后匍匐自身蔓延而出的血泊之中,而前一刻被她持在手里的雨伞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并不美丽的弧线,缓缓落于地面。

她瞪大了双眼,一股从未有过的绝望朝她袭来,车速还没有慢下来的趋势,车上的刹车警报一直在闪烁,她想到了黑大袍说的“在它还没彻底坏了之前”,她想到了那只遗落在大屯路隧道的高跟鞋,她想到了妹妹冰冷的尸体,“呵呵”,她对着昏暗的夜空凄苦的笑了笑,渐渐放开了在踩刹车上的左脚。

雨水无情地冲刷着空无人烟的街道,另一边正要首映《速度与激情》的电影院中坐满了人。


10、

“昨晚10点,在大屯路隧道内,一辆红色法拉利跑车和一辆绿色兰博基尼跑车与隧道墙壁和道路护栏发生碰撞,兰博基尼车头被完全撞毁,车身朝东南方向架在隔离栏上,车旁还散落着一只黑色的高跟鞋。”

她匆匆瞥了一眼报纸上的新闻,顶着熬夜留下的黑眼圈,拎着包赶去工作。

“今日凌晨,在东郊发现一辆被毁白色奥迪,车主身份尚未查明。”报纸的另一面,记载着这样一条新闻。

处于闹市却不被人发觉的二手车店中,黑大袍修理着白色奥迪。

那辆白色奥迪带走的命运,终于还是被载回了这里。

本文由41668金沙发布于纳斯卡赛车,转载请注明出处:纳斯卡赛车杀生车祸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